谁会成为中国服装界的张伯礼?

2020-05-18 17:14:53

一提起服装界的标杆,排在靠前位置的怎么着也应该是阿道夫,卡尔·拉格斐,乔治阿玛尼,或者是三宅一生,高田贤三,怎么着也得是山本耀司,为何偏偏是个中国人?

因为,服装界也要变了。

张伯礼是谁?

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院长……

他做了什么贡献呢?

2003年抗击“非典”,担任中医治疗“非典”总指挥,所经治疗的患者零后遗症;

2020年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医国家队总指挥”,进驻武汉市江夏方舱中医院,取得“五个零”的优异成绩。

在扛疫期间,为继续留在扛疫第一线,个人病情恶化下,切除胆囊,依然不下火线,演绎“肝胆相照”现实版。

为什么需要张伯礼?

在关乎生命的那场战役中,张伯礼院士,用资深的本土体系化专业能力,临危受命,成为疫情中的定海神针;为本民族同胞倾力奉献,不顾自身安危的勇气;为正义发声,直斥歪门邪气,为祖国的未来中小学生正本清源,扶正祛邪的担当。

服装界现在也面临着一场空前的危机。

供大于求,同质化竞争,质量参差不齐,线下线上销售渠道崩溃,在西方疫情失控,欧美时装行业乱作一团,跟随、抄袭、传承自西方体系的服装人失去了方向,像失去了指路明灯的迷途孩童,面对寒风,瑟瑟发抖,殊不知,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时代已经到来。

中国服装过去的几十年,是全盘西化的几十年。

面料,工艺,流行趋势,制版,设计方法论,无一不是在跟风模仿中前行,此带来的后果影响深远。

在工业流水线作业的引领下,在化纤替代天然纤维的面料攻势下,在一切以西方流行趋势为权威的习惯下,在名叫时尚的更新频率下,中国的服装业,终于被做烂了。

供大于求,供的是什么?

供的是过两个月就过时的破烂;供的是穿身上是衣服,脱下来是几十年都无法降解的塑料垃圾;供的是花枝招展哗众取宠的所谓逼格;供的是企图引领消费者变得骚动不安一天不买就感觉跟不上时代的焦虑。

而消费者求得是什么呢?

没人关心。

在引领消费者放纵式消费,堕落式享受的道路上,形成了一套快餐式封闭的服装体系。

要登上XX杂志才算出位,走秀要在卢浮宫才有逼格,请的模特没有黄头发黑皮肤的都算不上国际范,品牌名如果是汉字就感觉土、过时,米兰变成了服装人的圣地。

这一系列的结果就是,服装人以留学为荣,留学归来以消费者不懂我的艺术创作我行我素,以张牙舞爪的半吊子X特暗黑文化为酷炫,以东施效颦的欧洲宫廷服饰为精致的奢华,美其名曰洛X塔。

这些人,可都是所谓引领中国服装潮流的先行者。

在他们的引领下,中国的服装真的进步了吗?

并没有。

你会发现,现在商场专柜里的服装,面料品质比得上天然丝绸吗?制作工艺比得上苏绣、蜀绣吗?可以穿两年以上不过时吗?那为什么还如此昂贵?销售价格是成本的10倍以上?

明明工厂呕心沥血控制的生产成本,为何最终并没有让消费者获益?

原来,这中间被一个叫做服装品牌文化的怪兽给吞噬了。

什么是品牌文化呢?

他们把去洋时装周镀个金叫品牌文化。

他们把请个洋模特拍画报叫品牌文化。

他们把编个洋人为主角的爱情故事叫品牌文化。

他们一厢情愿把消费者分类成中淑、大淑、少淑叫品牌文化。

他们把店面装修的高贵冷艳,一个汉字没有叫品牌文化。

这是文化吗?这是逼格。自认为的。

供大于求的情况下,消费者还需要服装来提升逼格吗?

现在的网红,买张两千元的机票在国外飞一圈,拍一大堆毫无PS痕迹的买家秀已经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所以那种所谓的逼格,已经没人买单了。

天然舒适的丝绸被贬的一文不值,天然暖和的皮草被贬的一文不值,透气吸湿的纯棉被贬的一文不值,为何?因为没有这帮人煞有介事的折腾一番,他们就不承认。

他们是谁?不知道。

我只知道,尽管没人指导,他们依然统一口径控制着服装研发紧跟欧美趋势。

我只知道,尽管没人要求,他们依然在提起其他各国知名设计师的时候捧起小手一脸艳羡。

我只知道,他们带来的最大成绩是,让中国成功成为世界最大的奢侈品销售市场。

我只知道,他们孜孜不倦的普及服装品牌的高中低端之分,还带来了,代购职业的诞生和巅峰。

我只知道,他们成功让中国的消费者心甘情愿花几十倍的价格去购买原本是本土制造的产品而毫无怨言。

如果我是奢侈品品牌的负责人,我要给他们这种无私的行为发一个最佳服装国际贡献奖。

我们难道没有一丁点属于自己的服装产业吗?

也会有朋友说:国潮,汉服。

请洋设计师来做的参杂了和风元素的欧美街头服装,美其名曰国潮,设计师们于是X潮,这到底是哪国的潮?

这就好比请瑞德西韦的研发专家来带领中国的中医国家队一样可笑,根没了,骨子没变,换张皮就又出来忽悠。

去看看那些所谓的国潮品牌。

设计师,外国的;品牌名,反正不是汉字;宣传海报模特,黑人;装束配饰,大金链子大钻戒。

廓形,张牙舞爪,色彩,耀武扬威,姿势,东扭西歪。

就像摆满了一桌汉堡王,看似菜品丰富,其实除了块头大,毫无营养可言。

再说说现在所谓的汉服。

现在所谓的汉服爱好者,主要来源于对仙侠剧的模仿。

仙侠剧大火,带动了一批不甘寂寞,又不屑于欧美街头文化的文艺少年,于是扯个三尺纱飘带,给自己的行头扎起来,只要是能飘的,统统默认为是汉服,什么交领右衽,不存在的。

同时带动的,还有一批面如菜色的摄影师,终于可以把影楼里尘封多年的戏服掏出来,加上几个敦煌飞天的奇葩姿势,包装成摄影界的汉服大礼包。

于是更为混乱的现象出现了,充斥着各种朝代的改良(X寨)汉服,夹杂着千奇百怪的发型妆容,摆着九九八十一难女妖怪的姿势,配上阴暗惊悚的深色背景,终于把传承几千年的华夏服饰霍霍的一塌糊涂。

戏服,僵尸服,旗袍,甚至囚服,都被拿来当作汉服消费,而关于服饰的礼仪文化,早就被丢到了垃圾堆里去。

所以不由得,打心底呼唤,什么时候服装界出来一个像张伯礼院士这样的精神领袖。

是他率领的“中医国家队”打赢了那场扛疫的战争。

是他用疗效事实为本土医药体系正名,让中国人重新认识自己医药文化的博大精深。

是他正义凛然,为祖国的未来从思想上拨乱反正,正本清源。

而服装界,真的需要这么一个人。

带领我们找回骨子里的记忆,从文化层面开始,建立自己的发展方向,规范自己的服装体系,做出真正能够代表中国人文化、礼仪、精神的服装。

让我们一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