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传统文化,服饰文化研究,燃香料熏衣被的风习

2020-05-19 10:22:47

官营手工业由国库支撑,为追求产品的精美,所费之巨大是一般以盈利为主的民间手工业难以匹敌的。如汉代三服官每年费钱达数万万,这就为上层社会用料的高质量奠定了基础。朝廷对官营手工业的支持,也刺激了职工对技术的钻研。汉代提花机的发明,即是设有“服官”的临淄织工地创造,其意义之巨大自不待言。同时,由朝廷直接掌管的织造机构,在花色品种方面又受着严格的控制。唐代着名的“陵阳公样”是少府监窦师伦的创造,这种纹样吸收了西域纹样又自成一格,颇有新意,但相关的产品被列为“特织品”不能外传,显然是只供“上用”。

服官

这种严格的管理不但保证为朝廷和公卿大臣提供了高档的织物,也为服饰制度的延续提供了保证。对中国古代服饰来说,其积极和消极两方面的作用确实是同时并存的。如果没有严格的制度,中国就可能不是“衣冠王国”,而如此严格的制度又使服饰的发展受到了明显的限制。这种“双刃剑效应”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历史事实。三是一应俱全的手工工具。

从面料到成衣,必须有相应的工具。在西方的缝纫机、电熨斗传入中国之前,服装生产一直使用手工裁剪、手工缝纫的方法,长期以来,形成了整套的手工工具,主要有绞刀(剪刀).尺、针、熨斗等。剪刀古代又称绞刀。中国剪刀始于何时虽然不很清楚,但《吕氏春秋重言》中所记的典故可能与剪刀有关。成王与唐叔虞燕居,援梧桐叶以为圭,而授唐叔虞日:“余以此封女(汝)。”叔虞喜以告周……于是遂封叔虞于晋。后世即以此为分封的典故。

中国古代服饰

对于梧桐叶如何成为圭状,汉高诱的训解是“削桐为圭。”唐人用典故则是“剪桐”,如果周成王真是用铰刀剪桐为圭,那么,西周即已有剪刀。汉刘熙所着《释名.释刀》中,绞刀已正式列人,并有汉朝铁剪刀出土,距今也有2000年之久了。1959年 新疆吐鲁番高昌遗址出土的北朝团花剪纸, 也证明了当时已有剪刀。唐代的剪刀可见国外藏品中的银剪, 其形制与今天纺织工用的机剪相同。

北朝团花剪纸中国最早的尺多用木、骨制成,现出土的有商代骨尺和牙齿、战国的铜尺和三国的骨尺。 民间多用木、竹尺。唐代有象牙和紫檀木精制的尺用于赏赐,国内仅有一件唐拨镂鸟兽花卉纹牙尺藏于上海博物馆,其他实物可在日本正仓院见到。《孔雀东南飞》中描写刘兰芝“ 左手持刀尺,右手执绫罗”,就是裁衣时用尺的情景工具中,针和线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刺绣更需要细小光滑的针。山顶洞人使用有眼骨针的事实,证明了旧石器时期的中国人已会用针。在西方,“有孔针的发明者是公元前14000年到前8000年定居欧洲的马格德林人”时间略晚于山顶洞人。“早期的有孔针是用骨头、长毛象牙、海象牙、木料以及荆棘磨制而成。后来在美索不达米亚的文化中使用黄铜、青铜、银或黄金制成更好的针。直到14世纪,第一枚钢针才出现" 。

唐代服饰

还有一份记录则说:“另一种发展缓慢的器械是针,几乎整个中世纪所用的针都不带有针眼,而是一种闭合的钩子。第一枚带有针眼的现代针是15世纪荷兰生产的" 。 而中国的铁针至晚在战国时期已开始使用。《荀子赋篇》中有一段“针赋”可以为证:有物于此,生于山阜,处于室堂;无知无巧,善制衣裳;不盗不窃,穿寄而行;日夜合离,已成文章;以能合从,又善连衡:下覆百姓,上饰帝王;功业甚博,不见贤良;时用则存,不用则亡:臣愚不识,敢请之王。王日:此夫,始生巨,其成功小者邪: 长其尾而锐其剽者祁:头钻达而尾赵缭者邪。一往一来结尾以为事,无羽无翼反复甚极:尾生而事起,尾遭而事已:普以为父、管以为母:既以缝表,又以连理,夫是之谓针理。

铁针

其中,“生于山阜”、“始生巨,其成功小者”都指针以铁制成:“长其尾”、“尾赵缭”指针尾穿线长而缭绕:簪形状如针而大,故称其为“父”:管用以藏针,故称其为“母”。“王”指先王,即周文土。这是街子以对话的形式写关于针的哲理的文字,却透露出当时用铁针缝纫、刺绣的事实。金属针显然要比骨针、竹针细小而光滑,不但利于缝制衣裳,尤其利于刺绣,这对中国古代精美服饰的生产无疑具有十分巨大的意义。甘肃武威磨嘴子曾出土汉代的织锦针黹盒,其中有金属管藏的针以及纺织锭、缠线板,上面缠绕的丝线至今仍有光泽。

熨斗古时又名“火斗”,铜制,圆腹,宽口沿,有长柄,很像长柄锅使用时在斗内生火,用斗底烫衣,出土实物也可追溯至汉代。有的熨斗上有“熨斗直衣”的铭文。古代文献中提到最早的熨斗可能是商纣王的刑具。晋皇甫谧在《帝王世纪》中说:“纣欲重刑,乃先为大熨斗,以火热之。”《世说新语。夙惠》中关于韩康伯幼时的故事中也提到熨斗。韩只有几岁时,家中十分贫困,到大寒时只穿了一一件短袄。母亲殷夫人叫亲自为他做夹裤,让韩拿着熨斗。韩却对母亲说,不需要夹裤了。因为火在熨斗中而熨柄也热,现在上身既穿短袄,下身也应当暖和。唐代也有诗云:“每夜停灯熨御衣,银熏笼底火罪罪。”“美人细意熨贴平,裁缝灭尽针线迹。”可见缝制衣服以后要用熨斗熨平针脚,成衣也常要用熨斗熨平贴再穿。

熨斗

上文所引唐诗“银熏笼底火霏霏",反映了当时贵族生活中燃香料熏衣被的风习,除了用熏炉加熏笼外,还使用一种叫“熏球"的小巧熏炉。熏球又名鉕。西汉司马相如所着《美人赋》中说:“领薰香,黼帐低垂"。注:“咂,音匝,香球,衽席间可旋转者。”本出房风,其法后绝,至缓始复为之。为机环转运四周,而炉体常平,可置之被褥,故以为名。熏球的汉代实物尚未看见,而唐代的银制熏球在西安何家村和沙坡则出土多枚,直径都在5厘米左右,上下球体有子母口并以合页相连,下半球体内有两个同心圆环和一枚焚香金盂,都以活轴关联,利用重力,使香盂始终保持水平,放在衣服被褥中熏香时,香火不致散出。这可以说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服饰用具。

参考资料《中国古代服饰艺术》